20090612

6/12

這幾天都在忙這忙那跑東跑西
天氣十分之悶熱
但比起冰櫃的那種寒冷
再誇張的溫度我都願意忍受

曾經說過我的個性是不見棺材不掉淚
到現在才懂自己的白目程度達到一個頂峰
是的 明天開始期末考
但我還是想先來補個眠
每天六點多就被叫醒
是回到念高中的那個時候嗎??(喔不一樣 以前是被踢醒)

對照右欄的small talk
看來我得把頭打爆,然後包紮一下好繼續待下去
那可不可以把こころ也順便包個繃帶擦個藥什麼的??
 

好痛啊

2 則留言:

George 提到...

我會在妳身邊,把こころ的傷養好。

尼扣 提到...

I know you will(hug)